5分28

                                                        5分28

                                                        来源:5分28
                                                        发稿时间:2020-05-26 22:20:00

                                                        “昨天队员们行军非常艰辛。”次仁桑珠解释说,修路队员和测量登山队队员之所以在这样的大风中继续行军,是为了能赶上5月27日的攻顶窗口期。

                                                        其次,分级诊疗策略未有效落实,基层全科医生面对突发传染病时“应接不暇”,以致三甲医院在疫情救治过程中压力严重过载。曾亲历武汉战疫的全国政协委员、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院长胡豫坦言,此次疫情救治中大医院人满为患,不免存在交叉感染的风险。

                                                        “非典”是中国对2003年的集体记忆。是次疫情后,中国政府加强了公共卫生治理体系建设。当下,中国新冠肺炎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步入常态化防控阶段。从“非典”到新冠,“后疫情时代”的人们不得不反思,未来中国的公共卫生治理体系该如何完善?

                                                        亦有观点指出,新冠肺炎疫情料将如“非典”一般,成为中国医药卫生事业改革的又一重要窗口期,公共卫生治理水平将上升至新高度。2020年5月28日(星期四)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闭幕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将在人民大会堂三楼金色大厅出席记者会并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为有效防控疫情,共同维护公共卫生与健康,记者会将采用网络视频形式进行。届时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进行现场直播,新华网进行现场图文直播。

                                                        客观来说,抗击“非典”疫情是中国公共卫生治理体系发展的一个重要节点。多位代表委员表示,“非典”过后,中国设立了各级卫生应急指挥机构,建立相对完整的传染病直报和预警系统。但公共卫生治理体系依然存在短板和漏洞。

                                                        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张伟受访时还提出,每省都应设立一个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平时承担感染性疾病诊疗及患者症状监测、医疗物资储备等职能;“战时”承担预警监测、突发急性传染病救治、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指挥决策参谋等职责。由此构建的“平战结合”防控体系,将推动公共卫生服务与医疗服务的高效协同、无缝衔接。

                                                        就“重治疗、轻预防”的“偏科”现象,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蒋立虹建言,疾控体系建设要得到重视,“预防与医疗的结合必将是未来医疗卫生改革非常重要的切入点”。全国人大代表、民盟四川省委副主委刘旭光建议,提升疾控系统的地位和责权,将监测哨点从医疗机构前移至全社会。

                                                        修路队员通过第一台阶。图/旦增罗布

                                                        修路队员通过第一台阶。图/旦增罗布